东方“多瑙河”——澜沧江

  最新调查显示:西藏水力资源技术可开发量逾1.7亿千瓦,首次超过四川,居全国第一。
  水电水利规划设计总院副总工程师钱钢粮近日在林芝召开的“首届青藏高原水资源开发利用与保护高峰论坛”上,做出上述表述。
  第三次西藏自治区水力资源普(复)查于2015年完成。结果显示:西藏流域面积100平方千米及以上的河流超过3300条,其中流域面积10000平方千米及以上的河流有20余条。此外,全区水力资源理论蕴藏量10兆瓦及以上河流逾370条。
  记者了解到,相关部门已研究确定把西藏水力资源分为禁止开发区、控制开发区、重点开发区共3个层次。“对列入控制开发区的河流与河段,应根据西藏经济社会发展需要,依法适时研究论证,在消除制约影响因素、风险可控前提下,从严控制开发建设。重点开发区应开展水电规划和项目前期工作,根据国家能源局要求和西藏需要推进开发。”钱钢粮说。
  近年来,西藏发电能力显著增强,电网建设突飞猛进。截至去年底,西藏发电装机容量、发电量较2010年分别增长136%和75%。

多瑙河是欧洲的经济动脉,因为它流经10个国家。而在亚洲,也有这样河流。流经数个国家,它是东南亚最长的河流,并且被称为“东方多瑙河”,它就是湄公河。它是中国最具有战略意义的一条河流。湄公河,发源于中国的唐古拉山,在中国境内叫澜沧江,流入中南半岛后的河段称为湄公河。

【电工电气网】讯  “十三五”西藏将迎来经济发展的黄金期,巨大的清洁能源储备面临破局。然而,电力过剩背景下,一系列制约因素也难以回避。  全长近3000公里的雅鲁藏布江是中国最长的高原河流,在藏语中,雅鲁是“从天上来”的意思,雅江河床一般高程在海拔3000米以上,是世界上最高的大河。雅鲁藏布江支流众多,落差大而集中,水能蕴藏量极为丰富,仅次于长江而位居全国第二位。  雅江只是西藏众多江河中的一条。事实上,西藏地区河流发育、湖泊众多,西藏自治区水利厅提供的资料显示,西藏全区流域面积大于1万平方公里的河流有28
条,大于1000平方公里的河流有331条,50平方公里以上的有近万条。众多河流汇集了丰富的水能资源,自治区水利厅总工程师周建华介绍称,西藏水力资源理论蕴藏量为2.01亿千瓦,居全国第一位。  富足的清洁能源  尽管西藏水资源储量异常丰富,但由于其生态环境较为脆弱,各类自然保护区和生态功能区较多,水资源实际开发却寥寥无几。截至2016年6月底,西藏全区电力总装机243万千瓦,其中水电168万千瓦,水电装机仅占其技术可开发总量的不足1%。  随着能源结构的调整,清洁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地位正在发生变化,西藏未来的优势渐现。6月下旬在拉萨召开的西藏能源工作会议上,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努尔˙白克力就表示,“十三五”期间,中央和西藏将加快推进西藏作为国家清洁能源基地和“西电东送”接续基地的建设。  “此举不仅可促进当地经济社会发展,还将增加国家清洁能源战略储备,为调整国家能源结构做出积极贡献。”努尔˙白克力表示。  西藏是国家生态安全的重要屏障,也是我国战略资源储备基地,西藏自治区在统筹国家能源发展战略和西藏经济社会发展、生态环境保护基础上,提出了水能资源分层次开发的理念。自治区能源局副局长罗布次仁向《能源》杂志介绍称,到“十三五”末,西藏规划电力装机规模将达到460万千瓦,也就是在现有装机基础上增加约220万千瓦。“在新增的装机中,预计有79万千瓦来自光伏,光伏累计装机容量达到100万千瓦以上,其余约有138万千瓦来自水电等清洁能源”,罗布次仁表示。  西藏自治区副主席坚参在接受《能源》杂志专访时表示,“十三五”西藏正迎来一个新的发展黄金期,从目前到2020年,西藏经济将保持10%以上的年增长速度,未来对电力的需求将会持续增加,加上西电东送的电量,西藏清洁能源的发展将前途广阔。  坚参同时也强调,西藏是南极和北极之外的世界第三极,有“世界最后一块净土”的美誉,生态环境相对脆弱,水能资源开发会结合当地经济发展、社会需求、民族宗教和生态环境保护等统筹规划、统一管理。  为了保障当地生态,使水能资源开发更具可持续性,2014年西藏自治区委托中国水电水利规划设计总院对全区水能资源分布及开发利用情况进行了全面梳理。最终,按照禁止开发区、控制开发区和重点开发区三个层次进行了划分,并划定了“红线”目标。  除了丰富的水能资源,西藏还是世界上光照资源最富集的地区之一。  西藏能源局提供的数据显示,当前,西藏光伏电站总装机规模约25万千瓦,加上12个在建项目,今年年底前有望达到46.5万千瓦。而“十三五”期间,光伏发电将成为西藏地区开发潜力最大的可再生能源之一。  西藏能源“十三五”规划显示,到2020年,西藏将建成太阳能并网光伏电站100万千瓦以上,主要在区内消纳。除此之外,还将积极推进日喀则光伏产业园区建设和研究推进藏东千万千瓦级光伏产业园区建设。  国家能源局也为西藏光伏发展开了政策绿灯,努尔˙白克力在西藏能源工作会议上明确表示,“鼓励西藏发展各种形式的太阳能,在保证电力安全运行和不弃光的前提下,不给西藏设立光伏电站的建设限制规模。”  开发消纳之困  西藏优越的资源条件和政策优势,吸引了众多投资者前来考察。7月下旬,来自由重庆市原副市长赵公卿带队、重庆昆仑实业牵头组织、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等机构组成的考察团就是其中之一。四天的考察之后,重庆昆仑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雷力对西藏可再生能源的开发和水利工程项目充满信心。  然而,尽管如此,在现有条件下,投资西藏依然有很多现实的问题难以回避。  西藏地处高原,与内地距离较远、高寒缺氧气候特性,水电项目建设不仅施工难度大,而且成本较高。“西藏水电站具有一定的竞争优势,但整体市场竞争力有限”,自治区能源局副局长罗布次仁直言,“国家若给予一定的政策支持,则可以改善水电站财务指标,提升水电站的市场竞争力”。  除开发成本较高之外,水能富集的地区,一般位于河谷地带,而这些地带正是土地较为肥沃的地区,水电站库区占地补偿、相关迁移人员安置及宗教设施迁移问题,敏感复杂,亦存在相当的难度。  如果说上述问题在任何水电项目开发过程中都有不同程度的存在,那么最为棘手的难题还不在于此。当前,全国范围内电力过剩所导致的消纳难的困境,将是西藏清洁能源开发所面临的最大制约因素。  近年来,我国经济增长进入中高速的“新常态”,全社会用电量增速不断创出新低,全国范围内电力过剩局面已经形成。2016年上半年,全国全社会用电量
2.78万亿千瓦时,同比仅增长2.7%,相比之下,全国6000千瓦及以上电厂装机容量15.2亿千瓦,同比增长了11.3%,超过同期全社会用电量增速8.6个百分点。  这种大环境将严重制约西藏清洁能源的开发速度,因为西藏市场总体规模较小,大规模开发西藏可再生能源,亟需区外市场。“西藏清洁能源丰富,但消纳实在有限,区外市场目前又处于相对饱和状态”罗布次仁说。  目前,西藏能源消费保持较快增长,供需基本平衡。尽管未来随着经济增长用电量会有一定增加,但对于“三高”产业禁入,总人口只有300万的区域市场而言,未来对电力的消纳增长也非常有限。  自治区副主席坚参还给出了另外一条消纳建议,西藏未来清洁能源,除了本地消耗和外送内地之外,还可以输送到印度、尼泊尔等地,“这些地区不仅缺电,而且与西藏有区位优势。”坚参表示。

 

湄公河是亚洲最重要的跨国水系,流经中国、老挝、缅甸、泰国、柬埔寨和越南,于越南胡志明市流入中国南海。

澜沧江流出中国国境以后的河段称湄公河,占湄公河一澜沧江总流面积的77.8%。几乎包括整个老挝、柬埔寨以及泰国的大部分地区、越南的三角洲地区。老挝首都万象与柬埔寨首都金边均在河的岸边。

虽然被称作“东方多瑙河”,但湄公河的经济作用远不及欧洲的多瑙河。这是由于湄公河在旱季及雨季的流量有极大变化,以及主干流有不少激流及瀑布,造成湄公河的航运能力十分不好,目前仅有下游550公里可通航。

澜沧江-湄公河流域总面积81万平方千米,其径流水力资源丰富。其中在云南境内流域面积16.5万平方千米,占澜沧江-湄公河流域面积的20.4%。澜沧江云南段开发条件优越,70%的水能资源都集中在云南河段,现已成为云南水电重点开发河段。

作为这条国际河流的发源国,澜沧江对于中国来说具有特殊的意义,它可以作为中国发展与东南亚关系的一条重要纽带。随着后期湄公河航运的开发,这里还可以成为中国与中南半岛国家互相往来的经济动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