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门新浦京8867山西计划为七大煤炭集团提供增信担保

  南方周末记者从山西煤炭集团内部人士获悉,山西政府初步计划为省属七大煤炭企业发债提供直接或间接的增信担保,还计划鼓励金融机构通过债转股、并购贷款、定制股权产品等方式,帮助煤炭企业重组债务。
  4月底,山西省为此召开了“推进煤炭企业融资专题会”,七大煤炭企业董事长、总经理以及财务总监均受邀参会。会上讨论了煤炭采矿权整体抵押融资的初步方案和企业发债财政增信的初步方案,其中,省财政计划为七大煤企提供350亿元增信担保,或出具承诺函兜底等。
  眼下正是山西煤炭债务最为紧张的时刻,山西七大国有煤炭集团——焦煤集团、同煤集团、潞安集团、阳煤集团、晋煤集团、晋能集团、山煤集团分别负债1984.82亿、2107.06亿、1494.56亿、1694亿、1723.35亿、1728.94亿、725.24亿,负债总额超过万亿,体量相当于山西省2015年全年的GDP,总体资产负债率达80%。
  对此,申银万国研究所债券部的评论认为,
此事对山西省地方政府信用的影响不用过于悲观,因为煤炭作为山西省的支柱产业,和当地政府的信用资质本身就是唇亡齿寒的关系,所以其紧密关系应当已反映在地方政府相关债务的估值中。此次若山西省率先提出对本地煤炭企业提供信用支持并获得通过,更说明中央政府对于山西煤炭企业的特别支持态度,有利于进一步提高山西省煤炭企业在全国的竞争力,间接的也为山西省政府信用提供了支持。

中国债市投资者似乎已经开始正视产能过剩行业的国企债务风险。据彭博报道,山西七大国有煤炭集团中,最近一次公开发债融资的晋煤集团,债券发行利率飙升,较同评级债券平均溢价300基点以上。彭博援引债市公开信息显示,晋煤集团上周发行的5年期10亿元人民币公司债“16晋煤债01”,发行票面利率高达6.8%,信用利差升至纪录水平:远高于发行当日同类5年期AAA级企业债3.68%的二级市场收益率曲线,甚至较评级低出四档的AA-级企业债还仍高出近30个基点。除了晋煤,同样位列山西七大国有煤炭集团的阳煤集团上市子公司阳泉煤业,以及为上述晋煤债担保的潞安集团,近期公开发债利率也大幅攀升。彭博汇总数据显示,阳煤、潞安和晋煤集团,4月至少65亿元公募债券发行被取消或推迟。该报道指出,拥有AAA级国内最高发行主体评级的七大煤企,债券发行艰难且融资成本激增,显示投资者对其债务风险已经警觉。七大省属煤企负债万亿
六成在银行《21世纪经济报道》4月24日报道称,山西债券市场已经到了最紧张的时刻。4月以来,据不完全统计,山西煤炭企业已连续发生两起债务违约以及三起债券暂停、取消发行事件。违约的一例是煤炭央企中煤集团子公司山西华昱能源有限公司,后经多方筹措,几天后该公司足额偿付本息,并支付了违约金。另一例是大型民营集团,旗下拥有一家上市公司,仍在与债权银行协商解决。通过计算七大国有煤炭集团财务数据,该报道指出,该七大国有煤炭集团负债总额超过万亿,体量相当于山西省2015年的GDP,总体资产负债率达80%;另援引分析指出,有六成债务在银行。该名分析人士指出,从去年开始,银行开始转化手中的煤炭债务,方法主要是帮助国有煤炭集团发行债券。债券的持有者大多是银行、保险、信托等机构投资者,基金也持有一些,像债券型基金最终将被个人投资者所持有。地方财力捉襟见肘仍要增信350亿《南方周末》援引山西煤炭集团内部人士称,山西政府初步计划为省属七大煤炭企业发债提供直接或间接的增信担保,还计划鼓励金融机构通过债转股、并购贷款、定制股权产品等方式,帮助煤炭企业重组债务。4月底,山西省为此召开了“推进煤炭企业融资专题会”,七大煤炭企业董事长、总经理以及财务总监均受邀参会。会上讨论了煤炭采矿权整体抵押融资的初步方案和企业发债财政增信的初步方案,其中,省财政计划为七大煤企提供350亿元增信担保,或出具承诺函兜底等。问题是,心有余,力够足吗?彭博指出,作为经济下行压力严重的资源型省份,山西省政府自身财力捉襟见肘。该省一季度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仅436.1亿元,同比负增长12.8%,低于同期预算支出近200亿元,缺口尚需发行地方债弥补。风险的转移和巩固彭博报道援引南京证券固定收益研究员杨浩表示,假设山西省政府给这些企业发债提供增信支持,其实并没有消除这些债券的风险,风险其实只是转移,甚至是更加系统化了。昨日,穆迪在分析中国债务问题的报告中表示,中国国企负债重组的成本会由不同部门来分担,重组方案可能包括国企合并、延缓还债与涉及银行的其他措施、缩减部分国企规模、注资和其他形式的政府支持。穆迪认为,虽然分担成本可能会降低国企债务,但银行业或有风险将会持续。例如债转股等措施将通过降低企业杠杆率来减少国企的或有负债,但同时会造成银行风险上升,政府面临的银行业相关或有负债风险也会进一步提高。在这种情况下,若不进行国企改革,或有负债可能会继续上升。随着时间的推移,政府承担的成本可能变得高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