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门新浦京8867电力市场化改革提速 两月10家省级电力交易中心成立

  据中国网财经不完全统计,继3月份北京、广州两大国家级电力交易中心成立至今,已有河北、山东、天津等10家省级电力交易中心相继成立。
  电力市场交易中心为电力市朝交易提供平台,是给买卖双方“牵线”的重要媒介。电力市场交易中心的密集成立,标志着我国电力市朝改革正在提速。
  自2015年3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进一步深化电力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发布以来,中国掀起了新一轮电力体制改革,至目前,我国已经初步建立了独立输配电价机制,为扩大市场形成电价范围创造条件。
  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连维良曾表示,要实现电价由市场来决定,发电各方要自主交易,很重要的一点是要有交易的场所和平台,这就需要建立专门的电力交易机构。
  今年3月,北京、广州两大国家级的电力交易中心相继获批成立。之后,新疆、青海、宁夏、天津、吉林、江苏、内蒙古东部、黑龙江、山东、河北相继成立省级电力市场交易中心,成为落实中央深化电力体制改革部署,推动构建有效竞争的电力市场体系的重要举措。
  (编辑:张艳 审校:霍吉平)

15家电力交易中心相继成立 电价市场化改革明显加快

2016,“十三五”开局之年。电力体制改革风起云涌,电力市场获得实质性突破。

 

2016年5月19日

1月28日,继云南、贵州两省之后,山西省电力体制改革综合试点获得批复;

 

今年以来,新电改不断推进,有不少省份密集成立了电力交易中心。

3月1日,北京、广州两国家级电力交易中心分别挂牌;

据记者统计,截至目前,已有13家省级电力交易中心成立。此外,广州电力交易中心和北京电力交易中心两个国家级电力交易中心也已完成注册。

5月20日,广西电力体制改革综合试点获得批复。

随着各省市电力交易中心的成立,电力市场化交易规模也将不断扩大,更多企业的用电成本随之下降,降电价将是大势所趋。

自此,我国省级电力市场建设进一步提速。下半年,甘肃、河南、新疆、山东、北京、海南、湖北、四川、辽宁、陕西、安徽、内蒙古、宁夏、上海、天津、青海、湖南,电力体制改革综合试点纷纷获得批复。截至目前,电力体制改革综合试点已经达到21个省。

与此同时,近日,云南省和贵州省成为电改综合试点,也意味着将有更多的企业进行电力市场化交易。此外,输配电价改革试点省市的大工业输配电度电价和基本电价也有很大的降价空间。

奥门新浦京8867,电改列车呼啸而过的2016,我国电力市场正在经历着有史以来最深刻的变革,我国电力市场也迎来属于自己最好的时代。

15家电力交易中心相继成立

电力体制改革综合试点全面落实中央9号文

5月12日,陕西电力交易中心有限公司成立大会暨揭牌仪式在西安举行。

2016年国家发改委、能源局陆续批复19个省电力体制改革综合试点,范围涵盖了大部分省区。全国范围内仅有东北地区的黑龙江、吉林,华北地区的河北,以及华东地区的江苏、浙江,华中地区的江西,西部地区的西藏,以及华南地区的广东、福建尚未批复。

陕西电力交易中心成立后,将通过建设规范统一的陕西电力市场,把陕西能源优势转化为动力优势,为发电企业、售电企业、电力用户搭建交易平台,满足全省日益增长的电力交易需求;在电力交易业务上与电网企业其它业务分开,在财务上独立核算、自负盈亏,在运营上严格接受政府监管,交易机构的日常业务不受市场主体以外因素干预,且不以营利为目的。

在各地批复的电力体制改革综合试点中,各地做到了《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进一步深化电力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的贯彻和实施,但是各个地区根据自身经济发展状况,电力市场基本情况,因地制宜,也呈现出不同的特色。

同一天,四川电力交易中心有限公司在成都挂牌成立,这是目前国内最大的水电送端省级电力交易平台。已有1416家发电企业、589家电力用户接入四川电力交易中心平台,预计今年可完成交易电量1600亿千瓦时以上。

东北地区,辽宁省属于第一个被批复的电力体制改革综合试点,该地区把电力体制改革和全面振兴东北国家战略规划结合,积极探索东北电力市场建设机制。2016年辽宁省积极展开输配电价成本调查,一年时间内,全面摸清了辽宁电网输配电资产、成本和企业效益状况,为2017年完善输配电价改革方案,全面推开输配电价改革打下了基础。

据了解,新成立的四川电力交易中心,在业务上与电网企业其他业务分开,财务上独立核算、自负盈亏,不以营利为目的,运营上严格接受政府监管,依法依规提供规范、可靠、高效、优质的电力交易服务。

华北地区,除了河北省以外,其余各省电力体质表改革综合试点均已经获得批复。北京、天津作为新批复的电力体制改革综合试点,均提出服务京津冀一体化电力市场建设服务机制。天津甚至提出了2016-2018年参与京津冀电力市场,2019-2020全面参与京津冀电力市场现货交易,建立完整的京津冀电力市场发展规划。而北京在全面推进电力体制改革同时,还把电动汽车基础设施建设纳入电力体制改革综合试点范围,这在全国试点中应该是独有的。

需要一提的是,5月11日,广州电力交易中心完成工商注册,第一单完成云南送广东跨省市场化交易6亿千瓦时。至此,加上北京电力交易中心,国内仅有的两个国家级电力交易中心均已完成注册。

华中区域除了江西省,其他各个省份均获得电力体制改革综合试点的批复,华中地区属于能源相对匮乏地区,在经济增速下滑,全社会用电量增速放缓的大环境下,部分地区则出现了产能过剩需求不足的状况,用电水平偏低,用电成本过高已经是当地电力市场亟待解决的问题。

据记者统计,今年3月份以来,随着北京、广州两大国家级的电力交易中心相继获批成立后,新疆、青海、宁夏、天津、吉林、江苏、内蒙古东部、黑龙江、山东、河北和贵州等共计13省份成立了省级电力市场交易中心。

作为电力体制改革综合试点,华中各省积极探索电力市场建设。以湖南省为例,该省2016年已经初步完成输配电价核定,电力交易中心组建,发用电计划的放开。并计划2018年就建立起主体多元、公平开放的市场交易体系。甚至做出了在2020年实现工商业用户全部实现市场交易的发展目标。

有不愿具名的券商分析师向记者表示,省级电力交易中心的成立,为电企和用户直接交易提供了平台,将促进大用户直购电数量的增加,电力市场化下电价也将随之下降。

截至目前,华东区域只有上海和安徽两地电力体制改革综合试点获得批复。作为全国重要的负荷中心之一,该地区试点同样也集中在优化能源结构,探索电力交易机制,理顺电力价格,培育高效、多元、清洁的电力市场方面。

电力市场化规模将不断扩大

而南方区域,除了已经批复的云南、贵州两省,今年只有广西、海南两省电力体制改革综合试点批复。广西地区电价传导机制不畅,部分地区部分资源型特色产业电价较高,而火电企业发不出电的情况。另外部分地区存在多网并存,重复建设的现象,电力体制改革综合试点将从更高层面上解决广西电力市场存在的问题。2016年,广西已经在电价、电力市场、售电侧、发用电计划等方面全面推进电力市场建设。

近日,云南省委、省政府联合发布了《云南省进一步深化电力体制改革的试点方案》,云南省将组建昆明电力交易中心,面向省内外开放,待条件成熟还将开展跨境电力交易。同时,根据市场发育程度,直接交易的电量和容量不再纳入发用电计划。

西部地区,除了重庆、西藏两地以外,其他地区电力体制改革综合试点均已经获得批复。新疆、甘肃、宁夏等地作为重要能源基地,面临着一边发电企业机组利用小时数下降,一边工业用户电价过高的窘境,所以,对建立完善市场机制,理顺电力价格存在巨大的动力。

按照试点方案的部署,2016年6月底前,建成省级电力市场电子交易平台。

以甘肃省为例,对电力市场建设列出了明确的时间表。目标提出,2018年甘肃基本建成电力市场化体系。足以显见,甘肃省对电力市场渴求之迫切。

与此同时,5月10日,发改委发布《关于同意云南省、贵州省开展电力体制改革综合试点的复函》,原则同意《云南省进一步深化电力体制改革的试点方案》和《贵州省电力体制改革综合试点方案》,同意云南省、贵州省开展电力体制改革综合试点。

电力交易中心夯实电力市场基础

云南和贵州水电资源丰富,地方政府推进电改的意愿也很强烈,预计两省电力市场将较为活跃。

电力体制改革综合试点的探索中,相对独立的电力交易中心是重要的组成部分,对于区域电力市场建设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2016年,我国电力交易中心取得巨大进展,并未下一步电力市场发展打下坚实基础。

实际上,从2014年开始,云南省就积极探索电力用户与发电企业直接交易的模式,并取得了一定成效。在发改委的支持下,云南省出台110千伏和220千伏直购电输配电价标准,每千瓦时分别为0.105元和0.086元。

3月1日,北京电力交易中心、广州电力交易中心挂牌成立。这标志着我国电力市场建设迈出最为关键的一步。

此外,2015年发改委又降低了2014年核定的输配电价标准,110千伏和220千伏输配电价标准调整为每千瓦时0.071元和0.055元。全省工业企业市场化成交电量为320.3亿千瓦时,占省内工业用电量的45%。输配电价降低和发电企业竞价后,参与市场化交易的企业用电价格每千瓦时降低了0.108元,共计降低企业用电成本36亿元。

此后,各个省级电力交易中心纷纷挂牌成立。截止目前,除两个国家级电力交易中心以外,目前我国已经挂牌成立31家省级电力交易中心。截至目前,仅海南省尚未组建电力交易中心。

而随着云南省成为电改综合试点以及成立电力市场交易中心后,电力市场化交易规模将继续扩大,也将有更多的企业参与市场化交易,更多企业用电成本将随之下降。

各个电力交易中心股权上看,也呈现出不同的特色。

需要一提的是,在新电改的推进过程中,除了进行综合改革试点的省市电价将下降,输配电价改革试点省市的大工业输配电度电价和基本电价也有很大的降价空间。

国家电网辖区内北京电力交易中心,以及省级电力交易中心均为国家电网独资企业,唯有重庆电力交易中心实行的是股份制结构,即国网方面出资70%,重庆地区发电、输电、售电等市场主体与第三方机构占剩余30%。

2016年,输配电价改革试点范围进一步扩大,北京、天津、冀南、冀北、山西、陕西、江西、湖南、四川、重庆、广东、广西等12个省级电网和经发改委、国家能源局审核批复的电力体制改革综合试点省份的电网,以及华北区域电网纳入输配电价改革试点范围。

南方电网公司区域内,广州、贵州电力交易中心为南网绝对控股,各持股66.7%、80%,广东电力交易中心为广东电网公司控股、省内发电、售电等其他市场主体和第三方机构参股。8月末成立的昆明电力交易中心,由南方电网公司相对控股,其中云南电网公司控股50%,华能澜沧江水电公司、华电金沙江中游公司等发电企业共同参股。

上述分析师还指出,未纳入2016年输配电价改革试点省份的,省级价格主管部门也在抓紧组织力量对当地电网企业开展输配电成本调查,为2017年全面推开输配电价改革打好基础。

2016年,依托两个国家级电力交易中心,大规模跨区电力交易获得巨大突破。跨省、跨区的电量交也受到中西部各省热烈响应。四川获批的电改方案中提出要“完善跨省跨区电力交易机制”,甘肃也提出了要“积极推进跨省跨区电力直接交易”,尝试用增加外送的方式解决本地电力消纳困难的问题。

北京电力交易中心组织山东30家电力用户和陕西、甘肃、青海、宁夏824家发电企业通过银东直流开展了直接交易,达成交易电量90亿千瓦时,购电价格平均降低6.5分/千瓦时,总共为参与交易的山东企业节省成本5.4亿元。

根据最新公开数据显示,截至11月末,国家电网公司依托电力交易中心共开展电力直接交易5245亿千瓦时,同比增长高达177.8%。发电侧竞争形成的降价,为电力用户降低购电成本271亿元。

广州电力交易中心成立以来,积极促进南方区域电力市场建设,通过市场化手段更好地促进省间余缺调剂和资源优化配置。根据最新公布数据显示,今年1至10月,南方区域共组织省内市场化交易电量1326.2亿千瓦时,占网内售电量19.5%,预计全网全年市场化交易电量规模约1440亿千瓦时,同比增长94%。

2016年,以电力交易中心为依托,我国“统一市场,两级运作”的全国电力市场格局已经初步奠定,为2017年电力市场建设打下坚实的基础。

根据《国家能源局关于做好电力市场建设有关工作的通知》显示,2016年力争达到工业用电量的30%,2018年实现工业电量100%放开。毋庸置疑,2017年,电力交易中心将在我国电力市场建设中的作用将更加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