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炭资源税改革助淮北煤企脱困

  “煤炭资源税改革实施一年来,淮北矿业累计获得资源税减免1800余万元,税费负担相对下降4100万元,让集团能够轻装上阵实施转型升级”。近日,面对持续低迷的煤炭市场行情,淮北矿业(集团)有限公司财务部负责人不无感慨地说。
  安徽省作为产煤大省,拥有国家首批规划建设的国家级两淮亿吨大型煤炭基地,是此次煤炭资源税改革的重点区。按照国家煤炭资源税改革工作统一部署和国务院“不增加煤炭企业总体负担”的精神,充分考量安徽省煤矿开采成本高、矿井效益低、煤企历史包袱重等系列实际,安徽省加强财政、税务、经信委等部门协作,反复组织调研测算,按照全国最低幅度税率标准送审并获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批准。
  据介绍,安徽省及时出台了《安徽省煤炭资源税从价计征实施办法》,对煤炭资源税计征方法、应税范围、适用税率、税收优惠、征收管理及精煤征收折算率等作出具体规定,同时规范衰竭期煤矿和充填开采工作面认定工作,明确减免税备案资料内容,对接开发税收征管软件受理功能,开辟办税绿色通道,全面唱好清费、立税、减税“三部曲”。2015年1月,煤炭资源税全部实现“从价计征”,煤炭矿产资源补偿费同时降率为零;2015年7月,安徽省内首笔衰竭期煤矿、充填开采煤矿煤炭资源税优惠“落袋”淮北矿业集团,当期减免税款611万元,标志着煤炭资源税改革政策措施全部落地安徽,并步入规范运行的良性轨道。
  据统计,2015年以来,安徽省地税局对淮北矿业等四大国有煤企专项减免资源税超过3000万元。同时,通过清费并税,煤企整体税费收入负担率有所下降,其中淮北矿业、皖北煤电、淮南矿业分别下降0.5%、0.8%和0.3%,年综合减负逾1亿元。
  “改革前后相比,我省的煤炭资源税增加了2亿多元,但煤炭企业总体负担下降15%。”安徽省地税局劳财税处负责人介绍说,“通过煤炭资源税改革政策导向作用,在减轻企业负担的同时,还有效引导了煤炭充填等绿色开采技术推广,支持了‘煤-焦-化-电’延伸转型发展,进一步提升了煤企的竞争力、生存力和发展力。”

国内煤炭资源税由从量计征改为从价计征已近一个月,期货日报记者向多地的相关部门及煤企了解获悉,目前各省从价计征进展不一,且各省拟定的税率也不尽相同。
据了解,从12月起,陕西榆林市横山县所有煤矿试行新的煤炭资源税,暂按照6.1%从价计征,其他区县待2015年再确定实施日期。另外,山西省上报的资源税税率为
8%,内蒙古为 9%,而河南和河北的税率则定为4%。
与此同时,煤炭价格调节基金停止征收,取消原生矿产品生态补偿费、煤炭资源地方经济发展费,取缔省以下地方政府违规设立的涉煤收费基金,以确保不增加煤炭企业总体负担。
从各省公布的税率来看,在资源税的征收上高出原有水平不少。税已立,费的清除则情况不一,有业内人士担忧国内煤炭企业的生产成本可能会因为清费落实情况差而上升,进而削弱国产煤的竞争力。煤炭分析师曾浩告诉记者。
不过,在国投中谷期货煤焦分析师曹颖看来,煤炭资源税从价计征之后,单从煤炭资源税的角度来看,煤炭的生产成本会有所上升,但考虑到煤炭资源税以价计征之前,各省已积极清理煤炭相关收费,总体来看煤矿成本是有一定下降的。
记者经过梳理后发现,假如按照山西省8%的煤炭资源税来计算,以柳林吕梁产4号焦煤406元/吨的坑口不含税价格为例,吨煤的煤炭资源税费用从原本的8元升至32.5元,税费上升了24.5元/吨。
不过,2014年第四季度以来山西省已陆续取消了可持续发展基金费、出省费、点装费等煤炭相关收费,为公路出省的吨煤减免了78.5元的费用,为铁路出省的吨煤减免了63.5元的费用。经历了整个清费立税的过程后,煤矿的吨煤成本是下降的。曹颖说。
实际上,近两年煤炭价格持续下挫,煤炭企业已经陷入入不敷出的困境。今年下半年以来,尽管政府连续出台相关救市措施,但实际效果甚微。不过,煤炭资源税从价计征后,煤企可谓是有喜有忧。
以山西省为例,煤企各项费用减免在62元/吨左右,以煤炭铁路出省估算,资源税改革后煤炭企业完全成本下降30元/吨。申万期货煤焦分析师郑楠告诉记者,从量计征改为从价计征后,价格高多征,价格低少征,政府通过税收调节煤炭产业机制更加灵活。
山东某能源集团相关负责人也证实了这一观点,之前煤炭的出省费用是按量收取的,而现在要按照价格进行固定比例收取,也就是说以后再收费用是要随着价格波动而定,这是个变量。
该负责人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比如焦煤落地价是400元/吨,按6.1%征税的话,费用就是24.4元/吨,以前以量计价时是按27元/吨的固定标准收的,焦煤价格若是上涨一定程度,税就比以前高了。
另外,根据新的规定,衰竭期煤矿开采的煤炭可享资源税减征30%优惠,对充填开采置换出来的煤炭,资源税减征50%。这对煤炭企业减负更具有针对性,特别是山西和东北等地区的一些老矿,企业人数众多,负担沉重,矿井效益低下,该举措有效缓解了煤炭企业当前的困难局面。郑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