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全国人大代表徐群贤 妥善解决煤炭企业退出机制新闻动态 陕西煤业化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官方网站

  据统计,全国钢铁和煤炭行业化解产能过剩,涉及180万职工的分流安置。其中,煤炭系统约130万人,钢铁系统约50万人。关于去产能,前几期本报就煤炭、钢铁行业分别做了重点报道。代表、委员的建议虽直面问题,但更侧重宏观,着眼全面。本期我们选择代表的建议更侧重微观,着眼具体,而且更关注民生领域。也就是说,要探讨一下煤炭钢铁行业去产能后,职工生活受不受影响?这180万职工去哪儿?

大公网:全国人大代表徐群贤 妥善解决煤炭企业退出机制作者:杨东红 时间:
2015-03-09 点击:查询中 分享到: 大公报北京6日电(记者
杨东红)全国人大代表徐群贤,来自陕西煤业化工集团铜川矿业公司下石节煤矿综掘二队,是一位与煤碳打了一辈子交道的老煤炭人,经历了煤炭行业数十年的萧条期,也分享了10年兴盛期的喜悦,现在正承受着行业又一次低谷带来的阵痛。他这次带来的建议依然与煤炭有关:国家有关部门应尽早建立关闭落后产能、资源枯竭矿井企业的退出机制。
徐群贤代表说,全国现有煤矿产能约40亿吨,在建煤矿产能约10亿吨,2015年煤炭消费量大约39亿吨左右,到2020年我国煤炭消费将控制在42亿吨左右,即在未来六年我国煤炭消费增长率将在2%左右;产能超前和消费放缓的矛盾,将会使煤炭市场价格在低位徘徊,也使目前有七成大型企业处于亏损状态的煤炭行业雪上加霜。而控制煤炭消费,优化能源结构,是我国能源政策的大势所趋,这就要求煤炭企业必须通过加快关闭落后产能、资源枯竭矿井这条必由之路来调整产业结构、优化产品结构,化解产能过剩与消费不足的矛盾。以陕西煤业化工集团有限公司为例,渭北老矿区现役的27对生产矿井中,有王石凹煤矿、鸭口煤矿等8对矿井因资源枯竭,煤质差,赋存条件差、开采难度大,生产成本畸高、亏损严重,持续经营难以为继,需要进行关闭收缩。这8对矿井可采储量为9045.2万吨,经济储量为483.6万吨,剩余服务年限不足2年;截止2014年10月底,在册职工总计7579人,8对矿井资产负债率高达134.8%,经营亏损3.95亿。从整个行业看,除陕煤化集团外,中煤集团、同煤集团、山东能源集团、冀中能源集团、河南能源化工集团、山西焦煤集团等亿吨级企业均不同程度存在资源枯竭与落后产能的矿井。同时在全国范围内,钢铁、水泥、平板玻璃等严重过剩行业也存在类似问题,因此建立退出机制具有普遍意义。
徐群贤代表提出,鉴于煤炭企业目前经营困难,加上历史遗留问题多,包袱重,关闭矿井的任务十分艰巨,面临的问题和矛盾非常复杂,涉及分流安置人员众多、关闭清算费用庞大、稳定压力巨大,要积极稳妥地做好这项工作,保持矿区稳定,减少社会震荡,必须要有政府部门强有力的支持。建议按照国务院办公厅文件《国务院办公厅关于促进煤炭行业平稳运行的意见》(国办发〔2013〕104号)中相关内容,国家有关部门能尽早建立关闭落后产能、资源枯竭矿井的退出机制。具体建议包括:
一是配置接续资源。请求国土资源部将临近的相关煤炭资源作为关闭矿井的接续资源,明确配置给主动关闭落后产能与资源枯竭矿井的企业。
二是实行产能置换。将煤炭企业主动淘汰矿井的核定产能以10倍增量置换到该企业新建项目产能上。
三是财政资金给予大力支持。建议从国有资本收益或煤炭资源价款中安排省级专项资金,用于弥补关闭矿井的关闭清算费用资金缺口。
四是核销不良资产。建议国资委指定资产评估机构,对关闭矿井形成的不良资产进行认定,经审批后在权益中核销关闭企业的账面资产损失。
五是妥善安置职工。建议关闭矿井职工执行再提前5年(男55周岁,女45周岁)退休政策,“4050”人员享受下岗职工同等待遇,落实关闭矿井“稳岗补贴”政策,妥善安置关闭矿井职工。
六是加快企业办社会职能移交地方政府。建议政府制定相关政策规定,在一年内,将破产社区设施和职工成建制移交给地方政府管理,所需运转费用和后勤设施改造费用纳入当地财政预算。政策性关闭破产离退休管理机构和管理对象全部纳入地方社保统筹管理。同时要尽快将企业所办的职业技术学校、医疗机构和“三供一业”等社会职能移交地方政府。
七是保障和改善民生。建议将独立工矿区和采煤沉陷区棚户区改造纳入所在地方政府棚户区改造规划。对相关煤炭企业正在实施的棚户区改造项目,提高中央和省级财政补助比例,改善矿区职工生活环境。
徐群贤代表认为自己的建议很具有广泛性,可以扩展到其他行业资源枯竭、淘汰落后产能的相关企业参照执行。
另外,徐群贤代表同时提出,2006年原劳动和社会保障部、财政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联合下发《关于调整煤矿井下艰苦岗位津贴有关工作的通知》(劳社部发[2006]24号),较大幅度地提高了煤矿井下工人入井津贴、夜班津贴和班中餐标准。由于《通知》未明确煤矿井下艰苦岗位津贴在计算个人所得税前扣除。所以,各地区在实际操作中将发放给煤矿职工的井下津贴和夜班津贴(两项金额最高800元/月)计入了个人所得税应纳税所得额,缴纳个人所得税。他建议,应尽快免征煤矿井下艰苦岗位津贴个人所得税,研究提高煤矿井下工人个人所得税起征点或按家庭收入计征个人所得税。
链接地址:奥门新浦京8867,
上一篇:陕西日报:我省代表热议全面深化改革关键之年的…下一篇:陕西煤炭价格指数(2015.3.6数据)

 

 全国人大代表、陕西省省长娄勤俭建议,去产能必然要与国有企业改革结合起来,要对企业的人员结构进行调整,陕西省将争取做到不让工人生活因此受到影响。

  全国人大代表董林表示,2015年,他提交了《关于减免煤矿井下艰苦岗位津贴个人所得税的建议》。当年8月,他收到有关部门的答复,但他对答复不太满意。为此,他今年再提免征煤矿井下艰苦岗位津贴个人所得税。

  全国人大代表胡淑萍建议,国家应加大对煤矿企业的支持力度,为年龄分别超过50岁、40岁的男女煤矿职工办理提前退休。

  全国人大代表徐群贤建议,在煤矿关闭退出时,要重点考虑工亡遗属的安置及医疗保障问题。并建立工亡遗属补贴标准正常调整机制,有效缓解物价上涨对工亡家庭生活的影响,使他们的生活水平随着经济发展有所提高。

  全国人大代表、淮南市委书记沈强表示,淮南将把去产能作为下一步结构性改革的重点任务来抓好落实,同时添增量,大力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最大限度安置煤矿职工再就业。

  “今年要重点抓好钢铁、煤炭等困难行业去产能,严格控制新增产能,坚决淘汰落后产能,有序退出过剩产能。要采取兼并重组、债务重组或破产清算等措施,积极稳妥处置‘僵尸企业’。中央财政安排1000亿元专项奖补资金,重点用于职工分流安置。”

  据人社部披露,初步统计全国钢铁和煤炭行业化解产能过剩,涉及180万职工的分流安置。其中,煤炭系统约130万人,钢铁系统约50万人。

  作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首要任务,煤炭钢铁行业去产能后,180万职工去哪儿?

  人社部副部长信长星说,做好化解过剩产能中职工安置工作的文件即将出台。“我们的目标是确保职工平稳过渡,改革顺利推进。”“不是简单把职工推向社会。”

  钢铁、煤炭行业,从大概念上讲,都是矿业产业,去产能受影响首当其冲的,其实就是矿业职工。两会期间,关于矿业的民生问题,也是全国人大代表热议的话题。

  娄勤俭:不让职工生活因去产能受影响

  石油和煤炭资源大省陕西今年在下大力气去产能的同时,将把重点放在因去产能带来的职工安置问题上。

  全国人大代表、陕西省省长娄勤俭表示,陕西较早开展煤炭和钢铁行业的产业结构调整,产业结构布局相对合理,将重点关注去产能带来的职工安置问题,并将重点放在维护好工人利益上,其中对下岗职工的安置上,将采取财政、社保、再就业等兜底的方式。

  他强调,去产能必然要与国有企业改革结合起来,要对企业的人员结构进行调整,陕西省将争取做到不让工人生活因此受到影响。

  娄勤俭表示,陕西是资源大省,在一些产业,比如石油、水泥加工等,整体的产业技术水平在国内处于领先地位。在去产能的过程中,陕西将把重点放在资源型产业的技术提升和环保上,要通过技术提升化解产能,扩大市场份额,特别是满足市场个性化的需求。

  陕西将采取三种措施应对,一是鼓励企业挖掘潜力,充分利用现有场地设施,培育创业平台,引导职工就地创业就业;二是对企业内部员工实施就业培养;三是解决中止劳动合同的职工,偿还拖欠职工的工资,做好社会保险费的接续转移,促进待分人员自主创业,通过开发公益性岗位等多种方式进行帮扶,建立配套的制度。

  董林:免征井下岗位津贴所得税

  “今年,我还要提免征煤矿井下艰苦岗位津贴个人所得税的建议。”全国人大代表、山西焦煤西山煤电杜儿坪矿掘进一队副队长董林说。

  2015年,董林提交了《关于减免煤矿井下艰苦岗位津贴个人所得税的建议》。当年8月,他收到有关部门的答复,但他对答复不太满意。

  据了解,作为在艰苦岗位工作的煤矿工人,虽然每月有井下津贴和夜班津贴,但这两项津贴都计入了个人所得税应纳税额。

  “原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国家发改委、财政部2006年下发的《关于调整煤矿井下艰苦岗位津贴有关工作的通知》,没有明确煤矿井下艰苦岗位津贴在计算个人所得税前扣除。所以,各地在实际操作中都会把发放给煤矿工人的井下津贴和夜班津贴计入个人所得税应纳税额。井下生产环境艰苦、危险性高,工人不仅总体收入水平低,往往还要负担全家的生活费用。井下工人都要求煤矿艰苦岗位津贴不计人个人所得税应纳税额,大家的愿望很强烈,呼声也很高。”董林说。

  董林在煤矿井下工作,深知煤矿井下工人的辛苦,“尤其在煤炭市场持续低迷、煤炭价格出现断崖式下滑的情况下,煤炭企业面临着重重困难,煤炭企业职工的工资大幅度下降,而且不能按时发放”。为此,他决定今年仍将免征煤矿井下艰苦岗位津贴个人所得税的建议反映到全国两会上。

  胡淑萍:让部分煤矿职工提前退休

  全国人大代表、江西丰城矿务局坪湖煤矿洗煤厂洗煤班班长胡淑萍说,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的重点抓好钢铁、煤炭等困难行业去产能工作,对于优化全国产业结构,推动经济健康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压缩产能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就是职工安置问题。”她说,目前丰城矿务局所有职工中,年龄分别超过50岁或40岁的男女职工加起来有4700多人,工龄超过30年、25年的职工超4000人,整个矿务局还有10万职工家属。由于长期在煤矿行业工作,煤矿职工技能较为单一,如果分流很难适应其他岗位的需求,加之企业负担较重,职工对企业依赖性较强,导致职工流转面临的难度较大。

  她建议,国家应加大对煤矿企业的支持力度,为年龄分别超过50岁、40岁的煤矿男女职工办理提前退休。这样既有利于企业减少产能压缩的阻力,同时也能保障长期在煤矿一线工作职工的利益。国家还可综合运用教育培训、金融和社保等手段,对分流职工进行再就业培训,提供优惠小额贷款,帮助他们创业。

  徐群贤:关矿时要考虑工亡遗属安置

  煤矿工亡遗属一直是被社会所忽略的问题,实际上,在很多矿区,这也是一个不小的群体。全国人大代表、陕西煤业化工集团铜川矿业有限公司下石节煤矿工会主席徐群贤对此更加深有体会,据他介绍,以陕西煤化工集团为例,截止到2015年年底,全集团工伤工亡共17364人(包括职业病4487人,工亡人员5125)因公死亡抚恤金对象6512人,现有困难户约2.16万户。”

  “虽然国家近年来相继颁布实施了《工伤保险条例》、《因工死亡职工供养亲属范围规定》等一系列法律法规,但与目前物价水平上涨相比,工亡遗属生活水平相对降低。”徐群贤建议,在煤矿关闭退出时,要重点考虑工亡遗属的安置及医疗保障问题,并建立工亡遗属补贴标准正常调整机制,有效缓解物价上涨对工亡家庭生活的影响,使他们的生活水平随着经济发展有所提高。

  徐群贤表示,在国家实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对企业过剩产能的转化过程中,国家相关部门应注重拓宽安置渠道,增设公益性岗位,帮助分流部分文化程度低的人员,鼓励国有企业承担社会责任。同时,加强对待岗职工的技能培训和鼓励职工参加初、中、高级专科职业教育、评定职级,为职工二次就业、创业打下良好基础。

  沈强:发展新兴产业让煤矿职工再就业

  全国人大代表、淮南市委书记沈强在全国两会上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淮南将把去产能作为下一步结构性改革的重点任务来抓好落实,同时添增量,大力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最大限度安置煤矿职工再就业。

  沈强表示,在去产能方面,淮南正在行动中。“淮南矿业集团将关闭四堆煤矿,国投新集将关闭两堆煤矿。目前,国投新集已关闭两堆煤矿,效益很好。到今年一月份已实现扭亏为盈,初见成效。”

  在去产能同时,淮南还将千方百计添增量。“在去煤炭产能同时,淮南大力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整体考虑做精做优煤电化产业链,做大做强非煤产业群,大力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劳动密集型产业,把一煤独大的产业结构改变过来。”沈强说。

  此外,淮南还高度重视“保稳定”。沈强表示,两大矿业集团去产能以后,牵扯职工4万多人。“我们前年关闭小煤矿14堆,牵扯职工1万多人。加在一块,这两年淮南要分流安置煤矿工人5万人,压力很大。”

  沈强称,现在淮南市委市政府大力支持淮南矿业集团、国投新集集团发展新兴产业。“比如我们现在支持淮南矿业集团发展大健康产业、养老产业、光伏发电产业,同时支持他们发展现代农业来最大限度安置煤矿职工,使他们再就业,确保淮南社会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