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门新浦京8867北京和广州电力交易中心挂牌成立

  3月1日,北京电力交易中心和广州电力交易中心成立大会暨揭牌仪式分别在京、广举行。有专家表示业,这是中国电力市场化过程中的重要里程碑。
  根据国家发改委此前批复的《北京电力交易中心组建方案》和《广州电力交易中心组建方案》,北京电力交易中心依托国家电网公司,以国家电网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形式组建;广州电力交易中心依托南方电网公司,按照股份制公司模式组建,南方电网公司持股比例66.7%,其他相关企业和第三方机构参股。电力交易中心不以营利为目的,在政府监管下提供规范、公开、透明的电力交易服务。
  《方案》明确,北京电力交易中心主要负责跨区跨省电力市场的建设和运营,负责落实国家计划、地方政府间协议,开展市场化跨区跨省交易,促进清洁能源大范围消纳,逐步推进全国范围内的市场融合,未来开展电力金融交易;广州电力交易中心主要负责落实国家西电东送战略,落实国家计划、地方政府间协议,为跨区跨省市场化交易提供服务,促进省间余缺调剂和清洁能源消纳,逐步推进全国范围的市场融合,在更大范围内优化配置资源;电网企业、发电企业、电力用户、售电企业等市场主体通过市场管理委员会,参与研究讨论交易和运营规则,并监督交易机构对规则的执行情况。
  据悉,这也是我国电力用户首次大规模通过跨区输电通道与发电企业达成的直接交易,是促进形成市场化跨区跨省交易机制的重要探索。交易成交电量中超过两成为西北的风电和太阳能发电,使东部用户享受到了西部清洁、经济的电能,用市场化方式促进了能源资源的大范围优化配置。
  国家发改委表示,两大电力交易中心的成立,标志着我国电力放开竞争性环节、实现市场化交易将进入全面实施阶段,对推动电力市场平稳起步和国家能源战略的实施,促进能源资源大范围优化配置,构建符合我国国情的全国电力市场体系具有重要意义。

据中国之声《新闻和报纸摘要》报道,北京和广州电力交易中心昨天挂牌成立,中国电力市场化跨出一大步。

2016年3月1日,北京电力交易中心和广州电力交易中心同时挂牌成立。作为本轮电力改革的一项重要内容,国家级电力交易机构终于开张营业,电价市场化进程亦跨出一步。

 

根据《方案》,北京电力交易中心依托国家电网公司,以其全资子公司的形式组建。广州电力交易中心依托南方电网公司,按照股份制公司模式组建。
两大交易中心在政府监管下提供规范、公开、透明的电力交易服务。

“现在国内跨省跨区的电力交易仍有很大的优化空间,两个国家级电力交易中心的成立,对优化区域资源配置和电价市场化有重要意义。”国家发改委电力体制改革专家咨询组专家、华北电力大学教授曾鸣说,全国电力交易市场的建成运营,能达到规范不同交易市场、打破交易地域限制、降低交易成本的目的。不仅如此,通过电力买卖双方自主交易,有助于电价的市场化。

 

国家电网公司总经理舒印彪:“交易中心成立后,在业务上与电网企业其他业务分开,在财务
独立核算、自负盈亏,在运营上按照政府批准的章程和市场规则提供交易服务,有利存进电力市场化改革进程。”

奥门新浦京8867,便于跨省买电

组建方案显示,北京电力交易中心主要负责跨区跨省电力市场的建设和运营,负责落实国家计划、地方政府协议,开展市场化跨区跨省交易,促进清洁能源大范围消纳,未来开展电力金融交易。
广州电力交易中心主要负责落实国家西电东送战略,为跨区跨省市场化交易提供服务,促进省间余缺调剂和清洁能源消纳,逐步推进全国范围的市场融合。而此前跨省、跨区域的电力交易,主要通过电网公司电力调度,以计划的方式进行安排。

北京电力交易中心是由国家电网组建的全资子公司,广州电力交易中心是依托于南方电网组建的股份制公司,南网持股比例为66.7%。两大电力交易中心主要负责国家指令性计划、地方政府间协议,开展跨区跨省交易,广州交易中心还包括了落实西电东输战略。这些都曾是两大电网公司的内设部门,如今被独立出来,独立核算、自负盈亏并接受监管,成为更加公开透明“相对独立”的机构。

不过,有业内人士认为,电力交易最理想的方式应为会员制,能使发电企业、电力用户能与电网企业处于平等的地位,进行公平交易。

在北京电力交易中心成立当天,其向外界公布了组建后的第一个交易。山东30家电力用户企业将在今年随后的10个月时间里,向陕西、甘肃、青海和宁夏的824家电力企业直接购电90亿度,通道为银川到胶东的直流输电线路,这是一条重要的新能源消纳通道。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认为:“作为第一步走把这个台子搭起来很重要,先把步子迈出去,哪怕是小小的一步都很重要,而在今后的过程中可以不断的发展和扩大。今后对两大交易中心的规则等细节都是可以改的,但是这个是要和电力市场的改革相配合的。”

据了解,本次交易包括公告发布、交易申报、无约束出清、安全校核、结果发布5个环节。通过双边协商交易达成40亿千瓦时,通过集中竞价交易达成50亿千瓦时。电价从西北地区到山东落地不超过0.4元/千瓦时。根据测算,本次交易可以降低购电成本5.4亿元。

据了解,北京电力交易中心组建后已经开展了市场化跨区跨省交易,山东30家电力用户和陕西、甘肃、青海、宁夏824家企业通过交易平台达成交易电量90
亿千瓦时,降低购电成本5.4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在参与交易的824家发电企业中,有482家为光伏发电企业,272家风电企业,火电企业只有70家。根据国家电网测算,通过本次交易,可减少山东本省的燃煤机组排放二氧化碳696万吨、二氧化硫20万吨;而陕甘青宁四省中标的发电企业,利用小时数可提高100小时以上。

“这是跨省跨区电力直接交易的一次重要探索。”国家电网总经理舒印彪表示,本次交易不仅直接促进了西部电力富足区的新能源消纳,同时也让用电企业的用电成本降低,有助于实体经济发展。

据南方电网向外界公布的数据显示,2015年完成西电东送电量1891亿千瓦时,其中水电1500亿千瓦时;2015年西电电量占广东用电量的35%,云南送出电量占本省发电量的50%。

南方电网公司市场部副主任吴建宏说,为了多消纳云南和广西在丰水期的水电,公司采取电力直接交易、水火电发电权置换等多种方式最大限度消纳清洁能源,有效缓解了西部水电弃水压力。2015年通过市场机制促成60.5亿千瓦时云南富余水电跨省消纳。

国网和南网进行的尝试,也说明跨省跨区送电仍有较大的优化空间。数据显示,中国的年跨省跨区送电量占到了全社会用电量的20%。

利于优化供给

长江证券公共行业研究员童飞认为,此次挂牌的北京及广州电力交易中心对电力行业产生的影响将来自三个方面:降低电价、优化调节供需以及促进清洁能源消纳。两大电力中心主要进行跨省区的电力交易,这将使电价市场化走向全国范围,各省间差价有望得到平复,电价有望降低。对于发电企业来讲,则将进入全国范围的竞技场,实现优胜劣汰,推动电力体系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据了解,或许是为了配合两会关于电力改革的响应,两大电力中心选择在3月1日挂牌。但目前,具体的电力交易规则、市场管理委员会筹建等工作还在进行中,距离正式运行还需要一段时间。

如广州电力交易中心还在初期组建阶段。南方电网相关人士表示,在揭牌后,将按照国家发改委的批复,与相关企业和第三方机构合作开展交易中心具体组建工作。

电改配套文件《关于推进电力市场建设的实施意见》中提出,电力市场的建设目标是逐步建立以中长期交易为主、现货交易为补充的市场化电力、电量平衡机制,以中长期交易规避风险,以现货市场发现价格,交易品种齐全、功能完善的电力市场。

此前,国家能源局市场监管司负责人曾表示,考虑到中国电力市场建设的实际需要,对各类交易机构的设置主要包括了三类,一是国家级电力交易机构,也就是现在的北京和广州电力交易中心。二是区域交易机构,开展中长期交易、现货交易,在一定范围内实现资源优化配置。三是省交易机构,开展省内中长期交易,有条件的探索开展现货交易。

其中,中长期市场主要开展多年、年、季、月、周等以上电能量交易和可中断负荷、调压等辅助服务交易。现货市场主要开展日前、日内、实时电能量交易和备用、调频等辅助服务交易。条件成熟时,探索开展容量市场、电力期货和衍生品等交易。

据了解,在本次两个国家级交易中心成立前,国家电网和南方电网也都成立了各自的省级电力交易中心,后期或也将得到进一步完善。“不同的电力交易中心都有各自的职能定位,但如何促进这些交易中心协调发展,也需要时间检验。”曾鸣表示,随着两大电力交易中心的揭牌,电力交易市场化之路才刚刚开始,随着未来各个电力交易中心的运营、独立售电公司业务开展,市场化仍将面临新的挑战。

促电价市场化

目前,虽然这两大交易中心已经挂牌,但相关的交易规则制定、市场管理委员会筹建等工作还在进行中,距离正式运行还需要一段时间。其在未来能达到怎样的改革预期,仍待时间检验。

自从去年电改9号文发布以来,系列的配套文件陆续发布,并正在落地推进。改革的原则方向已经明确,“放开两头,管住中间”,即在发电侧和售电侧实行放开市场准入,引入竞争,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而管住输配电环节。

在这轮改革中,交易中心处于重要的位置,目前成立的两大交易中心主要是承担两大电网内的跨区电力交易,由两大电网分别控股。在一些试点区域,也已成立了区域性的电力交易中心。

两大交易中心的组建方案不约而同地明确指出,交易中心主要负责落实国家计划、地方政府间协议,开展市场化跨区跨省交易,促进省间清洁能源消纳及全国范围内的市场融合。

“两大电力交易中心在电力改革中的作用,就类似于上交所和深交所。”信达证券电气设备新能源分析师曹寅说:“它们建立的目的不是为了实现完全基于自由竞争的电力市场化,而是为中国跨省跨区自由售电的市场化过渡。”

交易中心的成立将对电价市场化起到积极作用。上海申银万国证券研究所分析师韩启明说:“通过建立市场化交易机制和价格形成机制,能够使价格信号从时间、空间上反映实际成本和供需状况,有效引导供需。”事实上,允许市场主体自主协商或通过交易平台集中竞价等多种方式开展能源商品及灵活性资源等能源衍生品服务交易,能够在很大程度上激发市场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