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推动建立完善的现代油气勘查开采市场体系

  “将油气勘查开采体制改革作为着重强调的工作之一。”1月8日,国土资源部党组成员、副部长汪民在全国国土资源工作会议总结讲话中明确表示。
  汪民在讲话中指出,2015年,国土资源部按照中央要求,牵头落实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五项任务分工,重点围绕创新体制机制,在有序开放市场、加强管理、理顺关系、加大投入等方面,研究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开展了新疆试点工作,通过竞争出让,引入新的市场主体,为油气上游领域注入新的市场活力。2016年,要继续按照“开放市场、盘活区块、激发活力、加强监管”的工作思路,一方面加快推进新疆试点工作,另一方面在其他地区积极探索,严格区块管理,加大区块退出和竞争性出让工作力度。在此基础上,认真总结经验,完善管理措施,研究制定油气勘查区块竞争出让暂行规定,建立符合油气勘查开采特点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规律的油气矿业权管理制度,逐步放开上游勘查开采市场,推动建立完善的现代油气勘查开采市场体系。

《证券日报》记者了解到,2017年12月5日,国土资源部发布公告称,为积极推进新疆油气勘查开采改革试点工作,国土资源部委托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组织实施,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国土资源交易中心对新疆塔里木盆地柯坪西区块等5个石油天然气勘查区块探矿权以挂牌方式公开出让。

  全国人大代表、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努尔·白克力在全国两会期间接受媒体专访时透露,国务院已经审议研究过一次关于深化石油天然气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此后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按照要求再次进行一些修改、补充、完善,已经第二次上报,预计两会后不久就可以出台。
  这是继电力改革后,国家出手打破行业垄断的又一次大动作。据了解,新一轮油气改革的思路涉及石油天然气上中下游各领域的市场准入和价格放开,将进一步打破行政垄断,管住自然垄断,放开竞争环节,其中核心是上游放开和管网分离。根据“1+N”的模式,油气改革方案落地要辅以专项改革方案和相关配套文件。这些目前都在抓紧研究制定,未来将在部分省市开展油气改革综合试点或专项试点。
  按照国家对能源领域改革的总体部署,石油天然气体制改革从2014年就已经开始酝酿,到2015年底才最终成稿上报。“油气在我国能源结构中分量太重,油气改革涉及的面很广,也很敏感,有些方案必须做到不断完善。”
  努尔·白克力坦言,改革的难点不止一个。首当其冲要动刀的便是垄断程度最高的上游环节。一直以来,国内具有探矿权和采矿权资质的企业只有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和延长油田四家,原油进口权也集中于五大公司,这使得市场化竞争十分不充分,民营企业很难涉足。
奥门新浦京8867 ,  据了解,此次油气体制改革将按照“存量资源混改+增量资源试点招标”的原则有序向社会资本开放上游,目标是建立矿权交易的一级和二级市场,形成多元化市场主体。
  实际上,油气勘探开采改革试点去年就已经启动。2015年7月,国土资源部宣布进行新疆石油天然气勘探区块招标,出让6个勘探区块。国土资源部副部长汪民在2016年全国国土资源工作会议上明确表示,2016年在加快推进新疆试点工作的同时,将在其他地区积极探索,严格区块管理,加大区块退出和竞争性出让工作力度。在此基础上,研究制定油气勘探区块竞争出让暂行规定,逐步放开上游勘查开采市场。
  同时,原油进口市场也加速向多元投资主体放开。公开资料显示,截至目前,共有12家地炼获进口原油使用权,10家地炼获得原油进口权。未来,国家有望对拥有海外油气区块及从事油品贸易的企业放开原油进口权。
  此外,管网分离也是改革的重要内容。2016年初,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经济技术研究院发布报告,披露了酝酿中的我国油气体制改革思路。报告称,我国油气储运领域将按照网运分开的既定思路,逐步推动管道业务分离分立,在条件成熟的情况下成立独立的管网公司。
  据了解,国家发改委正在酝酿完善管道运输价格形成机制,合理制定管道运输价格。2016年将开展成本监审,干线管道和省网分别由国家和省级政府部门制定,在此基础上重新核定管输费用。

 

此次出让探矿权的勘查区块分别为:塔里木盆地柯坪西区块,勘查区面积为1932.99平方公里;塔里木盆地柯坪南区块,勘查区面积为2566.13平方公里;塔里木盆地且末东区块,勘查区面积为2122.52平方公里;塔里木盆地温宿西区块,勘查区面积为1383.79平方公里;塔里木盆地温宿区块,勘查面积为1086.26平方公里。

 

 

根据公告,竞买人资格条件为: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注册、最终绝对控股股东或最终实际控制人为境内主体、净资产人民币壹拾亿元及以上的内资公司,具有良好的财务状况和健全的财务会计制度,能够独立承担民事责任。

 

据了解,本次挂牌出让探矿权首次设立期限为5年,从勘查许可证有效期开始之日起算。

通过这种方式出让油气区块,意味着除了三桶油,民营油企也可以进入上游开发领域,油气上游垄断格局有望进一步被打破。

这不是新疆第一次试图在油气上游引入民资。

2015年7月份,国土资源部对外公布了新疆石油天然气6大勘查区块招标公告。

对此,国土资源部表示,新疆油气勘查区块的招标试点,最终是为了放开市场、平等准入、激发市场活力,加大油气勘查开采的投入,探索出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经济新体制机制,为下一步全面深化油气勘查开采体制改革提供宝贵经验。

隆众石化网分析师赵桂珍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此举标志着以新疆为试点的油气资源上游领域改革正式拉开序幕,有望结束油气上游领域长期以来由国有石油公司专营的局面。

在2017年1月份,新疆启动了第二轮近30个油气勘查区块面向社会招标。

最终经过多轮会商,中石化、中石油、中海油3家油企同意退出在新疆的30万平方公里、近30个油气勘查区块,由新疆国土资源厅面向全社会公开招标,进一步加快新疆油气资源勘查开发。

实际上,今年以来,油气改革不断提速。

5月底,国务院发布《关于深化石油天然气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在全产业链推进市场化改革是改革的核心,而上游改革的关键则是探矿权和采矿权。

《意见》提出,完善并有序放开油气勘查开采体制,提升资源接续保障能力。实行勘查区块竞争出让制度和更加严格的区块退出机制,加强安全、环保等资质管理,在保护性开发的前提下,允许符合准入要求并获得资质的市场主体参与常规油气勘查开采,逐步形成以大型国有油气公司为主导、多种经济成分共同参与的勘查开采体系。

安信证券分析师陈果表示,油气上游勘探开发是产业链中资金最密集、利润最丰厚的领域,具有高投入、高风险、高回报的特点,也是油气改革中最难啃的硬骨头。

还有油气行业有关人士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只有上游领域有序放开,才能将油气改革的效果有效地向中下游传导下去,改革才能继续进行。